About PureWine

關於璞斟,從這篇故事說給你聽。

要從我的父親說起。
嗜飲啤酒、直到出車禍坐輪椅的父親。

我是給奶奶帶大的,小時和爸媽弟弟、姑姑叔叔一起住在有大廳堂的房子。奶奶愛打麻將,家裡時常有操著外省口音的爺爺婆婆們來訪,奶奶、母親和嬸嬸會準備15口人的菜餚,我們圍著大圓桌吃飯。奶奶吃飯都要喝點小酒,不記得是什麼酒了,可能是紹興,也可能是其他。

但我記得杯子小小的,奶奶會吃一口鹹魚,然後小酌一口酒。她的表情暖洋洋的。

等長輩都上桌了,小孩就擠在餘下的空間、爭著控制轉盤。年輕的父親意氣風發,在家庭和工作間努力著,認真地吃飯、陪奶奶喝點酒、和長輩聊天。爺爺婆婆們摸著我的頭說丫頭好乖。我媽喊著不要光腳去穿拖鞋,不然要把我腳砍掉。紅燒鯉魚和雪菜肉絲好下飯。我羨慕當時的丫頭。

後來我家四口獨立搬出來,不知從何時起,父親餐餐都要配台灣啤酒。一開始是每餐一瓶,再是兩瓶,然後更多。年少的我,實在無法理解這人,喝醉盡說胡話的父親。

但現在的我,只要想起當時的畫面,怎麼只有濃濃的不捨?

父親總是孤單。我們習慣快速把飯吃完,母親洗碗,弟弟看電視,我關回房間。留下父親一人,坐在餐桌前,繼續獨飲。

好想知道,他有多孤單?

幸好,每逢年過節,舅舅叔叔會來家裡拜訪,陪父親喝酒聊天。酒過三巡,喝醉了依然說胡話,只是變成三個男人,胡話拋到空中有了呼應。母親持續上菜,男人的笑話與髒話可以持續到大半夜。那晚父親心情特別好,好像回到了奶奶在的大圓桌上。

後來父親出車禍,坐輪椅在家,戒酒了。然後我長大了,常和他聊天,知道他對子女的疼愛。他時常看電視哈哈大笑,但我明白他心中的遺憾,還有眼中隱隱閃爍的孤獨。

然後,天主沒有給我更多時間,2007年帶他去了天家。

酒,可以一人獨飲,但能跟家人朋友一同把酒言歡,應能帶來更多幸福的回憶。

若能回到從前,真想做個最單純真實的丫頭,坐在餐桌前,陪父親喝一杯;若未成年,也能慎重且誠懇的,為他斟上一杯酒,陪他聊聊。這樣,我是否有機會能拯救他免於孤獨,讓他一直開懷大笑,不至於變成一位隱藏著憂鬱的父親?

原來就喜歡葡萄酒,是天主賞賜加上耕作釀造者辛勤服事的美好豐收。2014年開始向專業的老師前輩上課學習,取得WSET L2認證。2015年2月離開任職十四年的資訊公司,和朱老爺至義法旅遊48天。這趟悠閒的48天慢遊,更強化了我想透過葡萄酒讓家人朋友愉快相聚在一起的心。

喜歡邀請朋友到家裡小聚,無論外面採買或自己準備餐點,都會好好的佈置餐桌,放上輕柔的音樂,並且搭配自己喜歡或想嘗試新口味的葡萄酒。這樣,總能讓來到的人好好地坐在餐桌前吃飯飲酒、聊天、歡笑,直到深夜。

想把這樣的歡樂傳遞給大家,所以初生之犢的我,闖進了葡萄酒界。

我們會挑選美好易飲的酒款,舉辦餐酒聚會、課程和酒莊旅遊。

想回到最單純質樸的自己。
想家人朋友都不感到孤單。

想為你斟一杯酒,
所以璞斟。

璞斟酒窖,送給我的父親,施巨峯。

Emma Shih
PureWine老闆娘

佈置、餐桌、葡萄酒、旅行,一切圍繞著家的事物,我都喜歡。最終,都是為了做為和家人朋友的連結。但願在生命的句點前,能持續堅定且固執著,往前行……

WSET L3 認證

璞斟酒窖負責人